1 第1章 当红男星姜时晏

周五下午最后一节课是自习课,高三火箭班里的女生却少了一大半。

  路棉不追星,也很少看电视剧和综艺节目,娱乐圈里叫得出名字的明星一只手都能数过来,所以实在不能理解她们逃掉自习课跑去看明星的行为。

  同学们,还有两个月就要参加高考了,难道不该徜徉在题海中吗?!

  路棉摇头叹息,视线落在卷子上一道大题,提笔开始写解题步骤。

  今天一整天,走在学校里任何一个角落,都能听到同学们的热情讨论。有个剧组要来学校取景拍戏,听说男主角是最近爆红的大明星。

  到底有多红路棉不知道,也不关她的事。

  剧组上午就来学校了,为了不打扰学生们正常上课,他们用实验楼作为主要拍摄景点。高一高二的学妹们利用课间时间跑过去看,他们高三生就比较惨了,昨天和今天正进行一月一次的月考。

  二十分钟前,他们才考完最后一场英语。

  这节自习课没有老师守在班里,老师们全都在办公室里忙着阅卷。各科课代表拿来了这次月考的参考答案,分发到各位同学手中,让大家对答案。

  最近每次月考都是这样。因为距离高考的时间很短,不可能每道题都详细讲,同学们就先对照答案查错,由课代表统计错得最多的几道题,然后汇报给老师,课堂上会着重讲。

  以前大家都老老实实待在教室对答案、估分数、互相讨论错题。

  然而这一次,趁着老师不在,班里的女生就按捺不住了,偷溜出去追星。

  路棉甫一抬头,只见班里又有一个女生跑出去了。

  是生物课代表。

  女生留着齐肩短发,戴着厚厚的眼镜,平时在班里属于埋头苦学的那一类学生。此刻却将自己打扮了一番,披散下来的头发扎成半丸子头,嘴唇涂了红润的唇膏,小脸红扑扑的,弓着身从讲桌后面穿过,像是生怕被人发现。

  路棉愕然地睁大眼。

  不是吧!

  连小书呆子许雯月也追星?

  与此同时,门外走廊传来一阵脚步声,伴随着女孩子们小声的讨论。

  “听说是拍青春校园剧?真的吗真的吗?”

  “废话!当然是真的,要不然怎么会来高中校园取景。”

  “看哥哥的古装戏时就在期待,他什么时候能演一部现代剧,没想到梦想实现得这样快!关键是他在我们学校里拍,四舍五入,我跟哥哥就是校友啦!”

  耳边传来凳子摩擦地面的声音,同桌宋颂弯着腰准备往外跑。

  路棉丢下笔,一把抓住她后背的衣服,阻止她的逃跑计划:“宋颂,连你也要去看大明星?”

  宋颂脚步一顿。

  “大姐,我是追星,但我不追姜时晏。”她无奈地扭回头,冲着她龇牙一笑,“你忘了?我是心花。”

  她说着,两只手置于下颌,手腕相贴,做出托着一朵花的样子。

  心花?什么东西?路棉一脸茫然。

  宋颂的表情更无奈了。

  “我粉的是陆放,我们陆哥哥的粉丝统称为‘心花’,因为心花怒(陆)放。”

  粉圈规矩,每个明星的粉丝都有一个统一的称号,而这些称号大部分与明星的名字有关联。也有一小部分,与这个明星的喜好或者是其他方面有关联。代表粉丝与偶像之间的亲密关系。

  听完她的解释,路棉懂了:“那你要出去干什么?”

  宋颂掏出校服口袋里的东西,颇有些无语:“快松手吧姐妹,再不松手就来不及了!”

  路棉垂下眼帘,只见她口袋里露出粉色卫生巾的一角,猜到她要出去干什么,顿时松开了手。

  宋颂得以解救,火速冲出教室,往走廊尽头的厕所跑去,再耽误一会儿她就要侧漏了!

  路棉回头扫了一眼,班里的女生几乎都不见了。有的女生不敢明目张胆从教室前门走,就从后门偷偷溜出去。

  拍拍额头,她静下心来低头写卷子。

  忽然,后背被人用坚硬的东西戳了一下。

  她扭过头来看着后桌的男生。江夜行拿起这次月考的数学卷子,用笔尖指着最后一道填空题,问:“这道题怎么算的?”

  参考答案上填空题没有具体解题步骤,只有一个数字。

  路棉怔怔地看着江夜行,诧异于他竟然找自己问问题。还有江学神不会做的数学题?

  “喂,你不用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吧。”江夜行用笔的尾端戳了戳额角,笑起来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,“路学霸,这道题我是真不会。”

  明明自己就是学神,还要叫别人学霸。路棉好笑,侧过身拽了个草稿本过来,趴在他桌面上写这道填空题的解题步骤。

  年级大榜上,路棉和江夜行的名字从来没掉出过前三,第一名的宝座两人轮流坐。认真算起来,江夜行比路棉得第一的次数还要多。

  比起路棉的低调,江夜行在附中的名号可谓响当当。

  因为他不仅是学神,还是校草。

  男生身高腿长,容貌白净清俊,气质出众,说话时一贯温润有礼。不管是谁向他请教问题,他都耐心给人家讲。班里有不少女生借着问问题,想跟他多说几句话。

  不只是本班的女生,别班的女生路过教室,也会在后门偷偷看他一眼,然后兴奋地拉着同伴讨论。

  哪怕高一高二不跟他们在同一栋教学楼,也有女生特地绕路过来偷看这位校草学神。

  江夜行垂眸看着写题的女生,她一手按在草稿本上,右手握着笔刷刷写着,中间没有丝毫停顿,好似对这道题的解题步骤烂熟于胸。

  女生扎着马尾,脸侧垂下来几缕头发,眉眼低敛着,长长的眼睫毛浓密卷翘,两把小扇子似的,挠得人心痒。双眸乌黑明亮,漂亮似琉璃。因为专注写题,粉唇轻轻抿着。皮肤白皙干净,微光中,愈发显得清透莹润,像朵雨后的栀子花。

  微风吹来,发丝扫在脸上,可能有点痒,路棉抬手抓了抓脸,认真地将题写完了:“搞定了。”

  这道填空题确实挺有难度,绕了几个弯子才能找到点思路,她在考场上算了好久。用数学老师的话来说,几乎可以当作一个大题来做了。

  收回目光,江夜行眉眼低垂,看向本子上的解题步骤,手指点了下其中一步:“这个公式怎么来的?”

  “你不知道?那天张老师讲题的时候推导出来的一个公式,可以直接用。”

  “哪天?”

  如果讲过这个公式,他不可能没印象。

  路棉歪着头想了想,半晌,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:“哦,我记起来了,是你去参加数学竞赛的那天,张老师在课堂上讲了一道超纲的难题,用到了这个公式,没想到这次考试的题也用到了。”

  江夜行扶着额:“看来是我错过了,白白丢了五分。”

  “又不是高考,还能补救。”路棉找出自己做笔记的本子递给他,“公式的推导过程我记下来了,你看看吧。”

  “谢了。”

  江夜行接过厚厚的笔记本,却没有立马翻看,而是看向她桌面写到一半的理综卷子:“这才刚考完试,你怎么就开始写题了。”

  其他同学都在对着参考答案估算分数,她好像一点都不在乎。

  转念一想,她的成绩也没什么悬念,不是第一就是第二。

  “这套卷子是考试前一天晚自习写的,没写完就开始考试了,总不能半途而废吧。”路棉说。

  江夜行点头,笑了笑。

  路棉转过身去继续写题,门外走廊又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  “啊啊啊!好激动好激动,你说我们能看到阿晏吗?听说片场拉了警戒线。”

  “我们站在警戒线外面遥遥看一眼就行了,你还想近哥哥的身?”

  “不敢,我朋友听说阿晏在我们学校拍戏就已经嫉妒疯了,我要是近哥哥的身,她估计要打我!”

  不用说,她们肯定也是去看那个大明星。

  路棉抬头看着教室前方的倒计时,上面用红色粉笔写着距离高考还有61天。她摇头“啧”了声,只想说你们能不能有点身为高三生的自觉。

  低头看着桌面的理综卷子,她不喜欢半途而废,略一思忖,便拿了本书,把卷子夹进书里,又拿了支笔,起身准备出去。

  注意到她的举动,江夜行不可置信道:“你也要去看那个什么姜男神?”

  “才不是。”路棉把书抱在怀里,“我找个清净的地方写卷子,这里太吵了。”

  门外走廊一会儿响起急促的脚步声,一会儿又响起热烈的讨论声,她想静下心来做题都难。再加上今天周五,是回家的日子,大家心浮气躁,班里也吵吵嚷嚷。

  路棉出了教室,下楼,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。

  水泥路的两边种满了梧桐树,正值四月,枝繁叶茂。阳光洒下来,透过枝杈的缝隙落在路面,光影斑驳,如同撒了一地碎金。

  这条路的尽头是人工湖。

  那里平时是校园的小情侣们约会的地方,但现在正是上课时间,应该没有人在。

  路棉走过去才发现自己想错了。

  远远地,她就看见有个穿校服的男生坐在石板凳上,脖子上挂着银白色的头戴式耳机,双手横着握住手机,大拇指在屏幕上飞快地滑动。

  这是哪个年级的学生,不上课跑来这里打游戏?

  不过这跟她没关系,她在另一块石板凳上坐下来,把书平放在腿面,抽出里面的卷子摊开,认认真真写题。

  男生沉浸在游戏里,丝毫没察觉到旁边的石凳上多出个人。

  配平了一道化学方程式,路棉轻舒口气,有些走神地朝一侧看去。

  她的视力极好,一眼就能看到旁边那个男生的手机屏幕,是王者荣耀的游戏界面。虽然她不会玩,她的堂妹却是个中高手,她经常看她玩,所以对游戏里的画面印象深刻。

  视线往上,是男生安静的侧脸,即使被略暗的树影遮挡,仍然能清晰看出那张脸十分清隽俊朗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路棉总觉得这张脸有点眼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,一时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看过。

  她甩了甩头,暗道自己真是无聊,都是一个学校的,说不定在校园里某个地方瞥过一眼。

  大概是路棉的视线过于焦灼,男生终于察觉到了,侧过头朝她看过来。

 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。

  路棉一愣。

  她想起来他是谁了,姜时晏!无数女生为之疯狂的当红男星姜时晏!班里的女生一大半都是他的粉丝,她看过他的照片。

  可是他怎么在这里?不是应该在拍戏吗?

  姜时晏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中场休息时都躲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了,居然还能遇上这个学校的女生。

  脑中立刻冒出个想法,赶在这个女生尖叫之前逃离这里。

  忽然,一阵风吹来,路棉腿上的卷子飞了起来。她下意识站起身伸手去抓,风将卷子吹得更远,她跑去追,却没注意到脚下踩了颗石子,一个趔趄就栽倒在地,顺着人工湖倾斜的陡坡滚了下去。

  噗通一声,等她反应过来时,人已经掉进了人工湖里。

  好在是岸边的浅水区,不至于将她淹没,但她的裤子还是被打湿了半截,整个人狼狈到了极点。

  她的卷子被吹到了水面上,越漂越远。

  目睹这一幕的姜时晏:“……”

  他的第一想法是,这孩子是不是有点傻,为了拯救卷子扑进水里?

  顿了三秒,本着乐于助人的原则,他收起手机,走到岸边弯下腰,朝她伸出一只手:“上来吧。”

  四月份,湖水冰凉。路棉呆呆地望着男人,他个子很高,身材偏瘦,身上穿着跟她一样的蓝白相间的校服,应该是他剧里的衣服。拉链敞开,里面是件棉质白T恤。校服裤对他来说有点短,露出了一截清瘦骨感的脚踝。

  “还不上来?”姜时晏耐着性子重复一遍。

  路棉脸腾地红了,迟疑地把手放在他掌心。

  男人掌心温热干燥,轻轻握住她的手,一股拉力作用,将她扯到岸上。

  “阿晏!你怎么在这里啊,副导在叫你,准备开拍了!”

  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男人跑过来,朝这边招了招手。

  姜时晏颔首:“知道了。”

  他跟着男人的步伐朝前走,刚走了两步,想到什么又停下来,回过身,看着站在原地的女孩,手指点了下脑门。

  路棉眨了眨眼,他什么意思?

  该不会,他是在说她脑子有问题吧?

Next chap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