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第一章 砂隐村的三太子

“风遁.大突破!”

  觉得喊出名字过于中二,因此在结完印之后选择内心默念,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气,随即,一股飓风自口中快速飞出。

  在这股飓风成型的瞬间,周围飞沙走石,黄色的砂子弥漫天际。

  虽说规模比之绝强忍者,例如大蛇丸之流还差的很远,但第一次使用能有如此规模,男孩心里已经很满意了。

  这招风遁.大突破,对应的正是火遁中的火遁.豪火球,同为C级忍术,起到的作用也更多的是干扰和牵制。

  不算风遁练习难度更高的这一点点加成的话,他如今所展现出来的天赋,已堪比学豪火球之术时的宇智波鼬。

  至于佐助,至少现阶段完虐。

  “这副身体的天赋加成太高,总让我觉得在操作BUG一样…要是换做正常人的身体,就算查克拉量足够,恐怕也不可能这么轻松…”

  “唉。该说…不愧是未来第五代风影的肉体吗。”

  男孩口中说着赞誉的话,神色间却有着些许苦意。

  如果换作是另一个世界,他肯定会为自己过人的天赋感到兴奋,可这里是火影世界,天赋越高身世越惨……

  “对…对不起…求你们放过我好不好……”

  “放过你?难道你砸到我的脚,我就当没事一样算了嘛。”

  “可是…明明没有打中的…”

  “臭丫头!我说打中了你还敢质疑我!”

  “看你还一个人练习手里剑,不会想做一名忍者吧,忍者难道这么没用,几下就哭鼻子了吗。”

  “惹到我们算你倒霉,臭丫头!”

  …

  正自为今后的前途感到担忧之际,远处的风,忽带过来一些人放肆的笑声。

  我爱罗皱皱眉,心想不管到哪里,这种人渣都死不绝啊…

  前世是如此,木叶是如此,就连砂隐村,亦是如此。

  左右无事,再加自己如今能力之强,绝对是打遍同龄人无敌手,男孩打算去管一下这个闲事。

  右手伸出,变掌为爪,在他的查克拉控制之下,地上的砂子逐渐凝聚,很快的,在其脚下便是出现一个刚好站人的砂盘,载着男孩徐徐飘至了空中。

  砂盘疾驰,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去,很快的,我爱罗便是来到了案发现场。

  这是在村子外,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。

  在不远处的巨大砂石之上,还横七竖八的插着一些木制的苦无以及手里剑,想必是某人的修炼场所。

  目之所及,那是四个六七岁的孩子,围着一个比他们矮了一个头的小女孩儿,其中一个孩子揪着女孩儿的头发,还有一个狠狠按着她的头,听谈论似乎要让女孩儿跪下给他们磕头道歉。

  我爱罗不满的皱了皱眉,心念一动,地上无数砂子凝聚成球,一瞬间向几个孩子砸去。

  砰砰砰砰。

  几个没有学过忍术的普通孩子尽皆倒地,一个个的捂着头,表情痛苦。

  “谁啊!敢来找我们的茬儿!”

  我爱罗踩着砂盘出现在几人面前,神色冰冷,淡淡道:

  “滚。”

  “可恶,你算什么东西,凭什么叫我们滚。”

  这些人看到自己还敢反抗,这是我爱罗始料未及的。突发状况使得他神色愣了一下,随即才想起来,他为了在外面行动方便,用变身术变成了他哥哥的模样…

  “算了,既然没办法直接吓跑你们,那我就亲自动手,给你们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好了。”

  从砂盘上跳下,男孩悠悠的看着四个聚拢过来的孩子。

  这样也好,救人需救彻,直接让他们滚蛋的话,说不定这些人又会气不顺,转而找另外的软柿子来捏,又或者趁自己不在的时候,再来更狠的欺负这个女孩。

  四个孩子围攻过来,还没把拳头砸到我爱罗身上,一层凭空出现的砂子,便是阻挡了他们的所有进攻,随即男孩动作迅速,抬脚一一狠踹在几人的两腿之间。

  杀猪似的哀嚎声遍地。

  在这些污人耳朵的哀嚎声中,我爱罗面不改色,转身走向其中一个孩子,半蹲下腰,随后将右手伸在了对方的额头上,体内查克拉缓缓流转。

  “现在按照我的吩咐来做,闭眼,休息,然后…

  入梦!”

  如同是绝对不容抗拒的什么命令,神情痛苦的孩子,竟真的听话的闭上眼,休息,随后睡着。

  只是在睡着后不久,那孩子刚平静的神色,忽然间剧变,红润的面颊也在一霎那惨白,其痛苦的模样,犹如刚才被男孩用脚踢中两腿之间一模一样……

  我爱罗依法炮制,将四个孩子统统入梦,做完这一切,他不由轻轻松了一口气。

  面对这些喜欢欺负人的孩子,一次的教训显然不够,但要动真格的又害怕打残打伤,倒不如送这些人一场噩梦,让他们在梦里面无数次轮回欺负人反被教训踢到要害处的场景。

  如同鼬神为佐助准备的月读一样,他所做的一切,也是出于世间的大爱啊。

  “你没事吧。”

  不再去管这些进入到噩梦状态的混小子,我爱罗扭头看向蹲在地上哭泣的小女孩。

  在见到对方那张可爱娃娃脸的时候,其熟悉的感觉使得他莫名一愣,随即才想起,这女孩在风影夺回战的末尾出场过,和一个黑长直的可爱妹子一起。

  嗯…

  叫什么来着?

  “嗯…谢…谢谢您。”

  女孩儿用袖子擦拭了眼泪,红彤彤的脸上挂着一丝拘谨,又带着几分怯懦。

  “他们…好像很痛苦的样子,不会出什么事情吧。”看了看地上躺着神情痛苦的几个人,女孩儿弱弱的问道。

  这些人明明前不久还在扯着她的头发欺负她,在见到对方满脸痛苦时,却还是忍不住的担心,这不得不说就是善良之人的通病。

  男孩耸了耸肩,道:“身体上没大碍,醒来以后精神可能会失常一两天,不过别担心,这是为他们好,等熬过这两天,这些人也就该从良了。”

  这是对天性有恶根的孩子的强制教育,以后如果再想欺负人,今天的遭遇,将会成为他们一辈子的梦魇。

  “我…我叫祭,今年三岁,请问,您叫什么名字。”娃娃脸蛋的小女孩,有些慌张的自我介绍道。

  “我嘛…”低头看了看这一身全黑的衣服,男孩脸上,忽然流露出了一抹坏笑,“勘九郎。”

  转身挥手作别了这个砂隐村为数不多熟脸女孩,我爱罗跃上砂盘,很快的,身影便在砂盘的疾驰之下,化作苍蓝天空之上模糊的一个点。

  “勘九郎吗…”

  呆愣在原地的女孩低头默念这个名字,小小年纪的她,花痴属性已有些显露,圆润的脸颊微微泛红,很小声的自语道:

  “虽然脸不是那么的帅,但一举一动都好酷…”

Next chap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