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第一章 挖坟

距离八月十五还有几天,挂在树梢子上的月亮看着已经很圆,和家里柜子上摆着的得留到八月十五走亲戚的月饼,一模一样,叫人看了发馋。

  乌鸦嘎嘎叫了两嗓子,拍打着掉下来两根黑羽,从头顶上飞过。

  坟山,

  四个穿着麻布袍子,卷起袖口的人影正抹黑的找什么东西。

  “真是这里?”

  领头的汉子打着煤油灯,摇摇晃晃的光扯着他的影子,在四周高低不同的坟包上晃悠,黢黑的影子下一秒,好像就会张牙舞爪的活过来。

  煤油灯从石碑上扫过去,有的石碑有名有姓,一看来头不小,不过也有的只是个土包,埋的估计不是什么大人物。

  “脚下留神”白了须子的老汉蹲在一块坟头前面,兴许是走山路累了,蹲下来歇一歇,他随手磕了磕烟袋:“这可是块老坟地,不小心惊了哪个,那就倒了霉了!”

  “老张头,就你这胆儿,还想发死人财?”说话的是个扛着洋枪的青年,掉了颗门牙。

  “豁牙,老子当年挖坟刨钱的时候,你娘还没嫁人嘞!”老张头停下手里磕烟袋的动作,瞪了豁牙一眼:“觉得我胆子小,还拉我来?”

  领头的汉子转过头,啐了豁牙一口唾沫:“怎么跟张叔说话的?恁娘滴,张叔刨过的坟,比你见过的坟都多!”

  豁牙没敢反驳,小声嘟囔:“要不是大帅输了,咱们脱了军装跑路回来,哪还用挖坟?”

  他说话声音小,没人听见。

  “豁牙说的也没错,咱们既然大晚上来了,肯定不能怕”说话的是个大胡子,手里攥着一把柴刀,踩着一双军官的大皮靴:“要是真有不干净的东西敢露头,正好剁了它!早特娘的听说,越邪乎的东西,陪葬的越值钱!嘿嘿!”

  老张头唑了口烟袋:“说的不差,就怕有命拿,没命花。”

  豁牙眼瞪起来:“你个死老头,天天咒我们死?”

  “豁牙!你欠揍?”领头的又转回头来瞪了豁牙一眼。

  “他说话不好听”豁牙梗着脖子。

  领头汉子大怒:“敢跟老子犟嘴,要是还跟着大帅的时候,老子一枪崩了你!”

  豁牙气的呼哧呼哧喘气,但没敢继续说话。

  老张头假装没听到刚才的话,但他也知道这仨是什么人,逃兵么,东边一支队伍,西边一支武装的,东打过来,西打过去,搁老张头看来,都是套了层灰皮的土匪。

  他遇到过的逃兵也有七八波了,这回遇到的三个逃兵最穷,身上没钱,就一身灰狗皮,还有三把枪,不过也就是这三把枪,在老张头眼里就是天。

  知道这三个缺钱,老张头怕出事,主动带着三个人来山上摸索摸索,找点金银陪葬的,糊弄走三人就行了,他心里也打定了注意,等天亮回来烧点纸,赔罪。

  真惊动了哪位,这三位是死是活他不管,但他要为自己儿孙着想。

  他是脖子以下进了黄土了,但也不能二傻子似的送死。

  老张头嘴上继续说:“不是咒你们,咱们毕竟是惊扰人家先人休息,太贪,贪丢了小命可就遭了,就是任老太爷那个棺材,至少就得有几件价值连城的宝贝,拿了就行了,可别节外生枝。”

  大胡子一咧嘴,目露凶光:“那个任家我知道,娘嘞,要不是镇上有个警察队,我肯定拿枪抢了他们家!”

  “行了,赶紧找吧!”

  “看这个!”

  豁牙指着一块石碑:“新埋的,坟头修的不错,应该有点钱吧?老头,认不认识?”

  老张头望了豁牙手里的枪一眼,不情不愿凑了过去。

  “庄颂生?不认识”他摇头:“看样,估计是哪家的公子死路上,就地埋这儿了。”

  这情况很多,军阀打仗闹的太凶,不少有钱人都往南走,路上不慎死了人也就花点钱在当地埋了,也不算入土为安,就是想着等以后在南方安定下来,这边打仗也少点以后,再回来把坟刨,把棺材迁走。

  这种年头里,做法下葬的道士,大和尚最赚钱,装神弄鬼的神婆子次之,再差一点的是刨坟的。

  刨坟不是什么技术活,有铁锹,有把子力气就行,当然,还得胆子大。

  “公子?有钱人?挖啊!”

  大胡子很来劲,领头的汉子也没阻止。

  大铁锹挖坟,三下五除二就露出了棺材,新棺材,材料看着也不便宜。

  “呸,呸!”大胡子朝左右手心里啐了两口唾沫,抓着铲子赶紧的铲土,把棺材四周的土铲干净。

  又过了一小会儿,大胡子喊:“豁牙,搭把手!”

  “哎,来了!”豁牙背着洋枪,小跑过去。

  “嘿咻!起!!”

  两人使劲儿撬开了棺材盖,煤油灯笼一照。

  “还没烂,看来刚死没几天!”

  棺材里躺了个年纪轻轻的青年,穿一身寿衣,皮肤死白,双眼紧闭。

  两个人胆子都不小,在尸体旁边翻翻找找。

  “金子!”

  不小的两块金疙瘩,铸的陪葬品像貔貅,又有点像金猪。

  “嘿!”

  大胡子抓手里,在衣服上蹭了蹭,接着使劲儿咬了一口:“真的!”

  “赶快再找找,说不定还有什么”豁牙双压放光,就觉得今天来真算值了,那可是金子啊!

  “直接把他抬出来,咱慢慢找”

  这提议是一拍即合,大胡子和豁牙把青年尸体丢出来,闷头在棺材里搜找,不过找了半天,也就又找了块玉,看着还不如两块金子。

  “真穷”

  “找到了!”提煤油灯的领头汉子喊:“过来,快点!”

  “哎!”

  两个人小跑着过去,坐地上的老张头也站起来,不过还是朝着被丢地上的青年尸体鞠了一躬“别怪我,别怪我,别怪我。”

  尸体被丢出来,这三位摆明了不愿意再填土把尸体埋回去,青年的尸体肯定要被野狗咬的残缺不全。

  “造孽了”老张头又摇晃着脑袋,叫他自己填土也不可能,没那力气,他只能心理打算着,说不定这三个人走了他能找人来,顺手把尸体埋回去。

  念叨完,老张头才直起腰朝着三个人那边走过去。

Next chap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