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第1章庆历新朝

鸣朝十一年,天降灾异,旱涝频发,导致瘟病横行,百姓生活疾苦。

  然而鸣朝皇帝,昏庸无道,横征暴敛,实行苛政。

  民不聊生,于是在各地揭竿而起,天下动荡。

  十一年七月二十一日,大将军彭宽率先起义,长项寨李耕率土匪响应,一起攻入京城。

  彭宽得到朝臣沈逐帮助,联系宫中太监张福诚,里应外合,攻破京都。

  鸣帝众叛亲离,犹持剑反抗,被起义军斩下头颅,悬首示众。

  鸣朝灭,起义军首领彭宽和李耕,商议良久,决定平分而治天下。

  不料彭宽野心膨胀,暗地里纠集军队,欲杀李耕,独霸天下。

  是年八月十七日,彭军兵临城下,张福诚冒死逃出城,去取得驻京师都指挥使—谢赫的帮助,纠集部队,帮助李耕打败彭宽。

  李耕不忍杀彭宽,令张福诚送至清明台囚禁,可彭宽死性不改,妄图起兵造反,遂被张福诚当场处死。

  次年李耕称帝,改国号为庆历,是为庆历帝。

  ——

  庆历元年,念沈、谢二氏开国有功,封沈逐为丞相,谢赫为大将军,共同辅佐陛下。

  从此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。

  直到庆历十四年,突发巨变。

  丞相沈逐不满现状,企图起兵造反,被谢赫带领军队“大义灭亲”。

  一夕之间,沈府血流成河,尸横遍野。

  ——

  长街喧嚣,车水马龙。

  人来人往的街道上,商铺林立,酒幡飘摇,形成一道鲜明亮丽的风景。

  从大街直往里行,在路口有一间和繁华集市大相径庭的土地庙,破旧的犹如风中落叶,飘摇在尘世人间。

  每当有富商大贾,乘着马车经过的时候,就会有一堆脸蛋脏兮兮、衣衫褴褛的小乞丐围上去,举着一个破碗,可怜的求大老爷赏个铜板。

  没有人会注意到,在这个破庙的最里面,角落里,坐着一个身形孱弱的小女孩。

  小女孩不哭不闹,像是被勾了魂,一觉醒来,只呆呆的坐在那里,连出去讨要赏钱都忘了。

  这时一个胖的像球一样的小男孩,滴溜溜的跑进来。

  瞧他的体格,倒真不像是长久风餐露宿的乞儿。

  “你咋不出去要赏钱嘞?”小胖球咬着手指,打量着这个从昨天就摸索进来这里,一坐一整天的小女孩。

  回应他的,只有沉默。

  沈微不想说话,从昨天她一觉醒来,就无法接受这具身体。

  没想到昔日高贵娇宠的丞相千金,一夕之间,家破人亡,自己沦为禁|脔,最终也不过自杀了此一生。

  醒来时,总感觉自己像是大梦一场,回味起来,只有苦涩。

  “你是不是眼睛看不见?”小胖球没得到回应也不气馁,继续上前在沈微眼前挥了挥。

  沈微终于不动声色的,点头。

  谁能想到,天底下真的有托魂转生?

  只可惜她命不好,竟然投在了一个眼瞎的小乞丐身上。

  她看不见,仿佛整个人处在黑暗的壳子里,触碰不到外面真实的世界。

  沈微只能凭借感觉,抬手摸一摸这具身体。

  太小了,骨架纤细,瘦弱不堪。

  这具身体最多只有六岁,不能再多了。

  重新开启一个人生的她,面对这种暗无天日的现状,只感觉恐惧如潮般翻滚而上,顷刻间冲垮了她的心神。

  沈微现在只有一个念头,她想要光!想要看见光!

  使劲闭眼的时候,眼睛还有剧痛的感觉。

  她心神一晃,于绝望中竟滋生出一丝鄙薄的喜意。

  眼睛还有感觉,说明还可以治。

  她一定要治好眼睛,因为这种周身处于黑暗中的感觉,真的是太糟了。

  尤其是对于她这样刚刚经历过血海尸场、绝望地狱的人来说,眼前的黑暗,仿佛都透着血的红。

  如果不改变这种现状,她一定会被逼疯。

  沈微的一双小手脏污不堪,在空中摸索了两下,习惯性的右手探去,终于摸到了柱子,慢缓缓的起身。

  小胖球惊讶的瞪大眼睛,“你别去要饭了,我把馒头分你一半。”

  说着,他就掰开刚用铜板换的、雪白冒着热气的馒头,塞进沈微的手中。

  沈微的手中有柔软温热的触感,鼻息间闻到的尽是浓郁的麦香。

  她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饭,饥饿的感觉是这样的陌生,却使这个一向尊贵的丞相千金,有了与别人相同的,恶犬夺食般的不堪。

  沈微木然的拿起半个馒头,塞进嘴巴里,转瞬间就消灭殆尽。

  食物咽下喉头的那一瞬间,麦香里竟然藏着苦涩,如同沙砺般磨损着她的喉管。

  小胖球看她狼吞虎咽的吃完,有了种奇怪的自豪感,他嘿嘿笑着把剩下半个吃了,然后一抹嘴巴,问她:

  “你是从哪里来的?”

  沈微怔然的摇头。

  她甚至不知道这里是何处,如今又是多少年。

  但听周围人说话的口音,沈微能推测出这里是南临。

  庆朝的一个附属小国。

  她像是倏然间想到了什么,摸索着朝声音喧嚣的地方走去。

  小胖球在这里没有一个愿意和他说话的人,如今碰到一个,自然不肯放她跑了。

  他追在她身边,不停的问东问西:“你这是要去哪儿啊?”

  沈微已经摸索到庙门,却在此时变得犹豫起来。

  她不敢走出去。

  黑暗的世界吞噬了她仅剩的一点勇气,曾经无所顾忌的人,此刻变得比老鼠还要胆小。

  可是,上天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,让她完成祈祷过无数遍、想要实现的愿望。

  她又怎么能如此畏缩!

  刹那间,胸腔内被孤注一掷的勇气填满,沈微回想起前世的那些痛苦绝望,不禁握紧了双拳。

  她不仅要走出去,还要实现上一世于濒临崩溃时发过的誓言。

  沈微面色沉静,谨慎的抬脚试了试门槛高度,动作缓慢的跨了出去。

  大街上的吵闹声愈发清晰,空气中仿佛都注入了一股鲜活的气息。

  沈微抓住男孩的衣服,对他说:“帮我打听个人。”

  小胖球在这里呆了好几个月,整天四处奔波讨饭,对这里再熟悉不过。

  他黑乎乎的小手拍着胸脯,脸上带着终于‘有了扬眉吐气机会’的自信:“你要找谁,我肯定都知道。”

Next chap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