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第1章 是陌生来电,还是他?

江沐雅正在洗澡,一个电话打了进来,闺蜜大大咧咧的声音冲着浴室里喊道:“宝贝儿,有个陌生电话,接吗?”

  “接。”浴室里传出来一个字,声音温润柔和,就像是夏天夜晚拂过的清风,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舒适。

  雷子卿拿起手机,那边却突然挂了。

  雷子卿不由得挑了挑眉,侧过脸冲着浴室门口喊道:“不知道是谁,响了没几声就挂了。”

  江沐雅一边擦着柔软的头发,从浴室里缓步走了出来,她穿一身宽松的睡裙,裸粉色,双腿修长,皮肤皙白,栗色的秀发微微卷起,长及后背,湿漉漉的半垂在肩头。

  一张精致的脸上,如盛开着白里透红的山茶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,轻轻坐到了沙发上。

  雷子卿笑眯眯的盯着江沐雅看了两眼,一把扑过来,将她抱了个满怀,贼贼的说道:“宝贝儿,你说我俩现在都是单身,不如我们俩在一起过得了?要男人做什么?”

  江沐雅秀眉微挑,目光扫视一圈被雷子卿糟弄得一塌糊涂的客厅,露出一只柯基犬拒绝脖子上被套上项圈的反抗表情,轻手扒开黏在身上的八抓鱼:“我才不要和你这个糙女人一起过。”

  糙女人?雷子卿嘴角抽了抽,确定说的是她?好吧,这里没别人了,肯定说的就是她!

  她家宝贝儿说她糙,那就糙吧,谁让她家宝贝儿长得好看呢?她说什么都对!

  雷子卿冲着江沐雅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整洁的大白牙,不要脸的腻了过来,吐气如兰:“就是因为我糙,所以才要找个你这么细致的一起生活呀。”

  话落,一只白皙纤细的爪子伸了过来,指尖挑起江沐雅的下颌,调笑着说道:“来,给大爷笑一个。”

  江沐雅笑容满面,抬手将亲闺蜜的脑袋扭到旁边,正对着客厅,红唇轻启:“雷大爷,既然精神养好了,就去把你的狗窝收拾好,乱七八糟的被子也给我叠好,沙发上乱扔的衣服给我收了,地上的酒瓶子和臭袜子给我处理了。总之,你来的时候这里是什么样,就给我恢复成什么样,否则,我就把你装进湿垃圾袋子里扔出去。”

  雷子卿浑身抖了抖,扫视一圈四周,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:“这些都是我弄的?”

  “证据确凿。”

  江沐雅笑意盈盈,威胁之声一字一顿,落地有声,如魔音绕梁,雷子卿恍若看到一个手里拿着打狗棍儿的女魔头,正把自己按在地上摩擦,哦不,是擦地板。

  “宝贝儿,人家这不是失恋了嘛,要不然绝对不敢在你房子里乱搞的。”雷子卿被迫拿出自己的绝招,摇晃着江沐雅的胳膊,撅嘴,撒娇,卖萌!

  让她把房间弄回原样,简直要命!

  天知道这个房子在她搬进来之前是有多么的整洁啊!整洁到你会以为居住之人有洁癖,整洁到地板发光,家具闪亮,整洁到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单身狗该住的地方!

  但这房间里现在确实住着两只单身狗,不过,她雷子卿是刚刚变成单身狗的。

  “不然你以为我能忍你在这儿鬼混这么久?早让你滚蛋了。”江沐雅两眼瞅着自家亲亲闺蜜,皮笑肉不笑的说道。

  “遵命,遵命,我一会儿就……就自己打扫干净。”雷子卿本来想说叫保洁,话到嘴边,又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。

  因为她这位亲亲闺蜜不喜欢陌生人进入她的房间,从来不叫保洁,家务都是自己动手收拾的!

  用江沐雅的话来说,叫做自力更生!

  雷子卿打量着这间南北通透的房子,两室一厅,不大,但也不小,两个人住刚刚好!

  然鹅,到处都是她的杰作,乱扔的衣服和臭袜子,零食袋和酒瓶子……苍天呐!这要打扫多久才能打扫干净呢!一天,两天……啊!

  她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到,要不是因为她真的失恋了,这位亲亲闺蜜是绝对不能容忍她在这儿呆下去的!

  因为,她这位亲亲闺蜜有轻微洁癖!

  “嗡嗡嗡……”蜜蜂震动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,两人不由自主的看向茶几上的黑色手机,只见屏幕上闪动着一个陌生号码。

  雷子卿歪着脑袋看了一眼,随口说道:“还是刚刚那个号,不说话就挂了,怎么又打过来了?”

  江沐雅拿起手机按了接听键,语气温柔的开口:“喂?您好,请问哪位?”

  “……”电话那边传来的是一阵沉默,没人说话,但似乎能听到有轻微的呼吸声。

  “喂?您好?”江沐雅又问道。

  “……”那边还是不说话。

  “您再不说话,我可就挂了?”江沐雅笑着说道。

  “嘟……”对方先挂了。

  雷子卿鼻孔哼了哼,一脸无语的说道:“神经病吧这人,每次都不说话,算了算了,别理他,估计是广告推销的电话,可能业务不太娴熟。”

  江沐雅眸光微微一笑,端起旁边的柠檬水喝了一口,这可不是广告推销,这个手机号码和她熟悉的那个手机号码,十分相似,也许正是那边打过来的。

  不过,手机号码这种数字,差之毫厘,谬以千里,差一位数,就是换一个人,谁能说得清楚是不是呢?

  而此时,豪晴酒楼一间高级豪华的VIP包间里,一群精神力旺盛的青年男子,正齐齐低头盯着一张印着一个智能小机器人的名片,以及一部被人握在手里的开了免提的手机。

  就是这部手机,刚刚拨打了这张名片上的电话号码!

  然而,就是刚才,这部手机的主人又把电话给挂了。

  众人干等了半天,眼见手机再次被挂,齐齐将视线转向额头上直冒冷汗的男子,不怕事大的起哄道:“察,你为什么又挂了?”

  苏察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,抬头看了一眼围在身边的弟兄们,有些讪讪地笑道:“刚刚手滑了。”

  他真的太紧张了,不是因为给女人打电话而紧张,而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位能让他家老大浑身颤抖,嘴角抽搐,并且语无伦次的女人!

  从小到大,苏察真的是第一次看到他家老大在生意场上如此失态!

Next chap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