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第一章 铜钱

冬天的夜很冷,寒风刺骨,冻的人浑身都在颤抖,似乎都能听到牙齿撞击的声音。

  不,不是似乎,柳宁就清晰的听到了,自己的牙齿打架的声音。

  似乎在为自己鼓劲,柳宁猛的咬紧了牙,双臂用力,挥舞起铁铲狠命的挖着地面。

  冬夜的土地被冻的硬邦邦的,每一下都要用花费很大的力气。

  可柳宁却越挖越带劲。

  一下、两下,数十下后,突然“当”的一声,铁铲似乎碰到什么坚硬的东西。

  柳宁精神一振,挖的更加卖力了。

  一边挖还一边自语道:“三魁,你个王八蛋,叫人偷偷打我闷棍,还敢勒索我!”

  “要是放穿越前,我早就让警察抓你去吃牢饭。可惜这世界没有警察,只有巡捕。”

  “但我还有金手指,等我挖开这口棺材,攒够了100执念点,召唤圣灵进行传承,就要你好看!”

  是的,在这寒冷的冬夜里,柳宁正在卖力挖着一座荒坟。

  这一个月来,柳宁每天夜里,都到这片儿挖坟。

  这里的几十个无主荒坟,已经被他挖开大半,从陪葬的明器中,一共吸取了99执念点。

  今夜就是最后的时刻。

  看着已经完全显露出来的斑驳棺材,柳宁扔掉铁铲,拿起身边的撬棍。

  用力的插在棺盖的缝隙中,死命的撬着。

  “幸亏这片坟地的棺材,都是穷人用的薄皮棺材,不然就我一个人,累死也撬不开。”

  “咯吱”一声,棺盖应声而开,里面躺着一具男尸。

  柳宁熟练地扔掉撬棍,带上自己缝的羊肠手套,将手直接伸进棺材里,在尸体上摸索起来。

  “生前喜欢的东西一般都放在手里,咦,怎么没有?”

  “脑后没有枕头,脚下没有引路铜钱,这家是有多穷啊。”

  柳宁又仔细的摸了两遍,还是一无所获,望向着棺材有些出神。

  “村里的老人不是说,哪怕再穷的人,死后都会往棺材里放一枚铜钱压身的吗?”

  “难道……不是放在身上,而是在尸体嘴里!”

  柳宁瞄了瞄尸体的嘴,把心一横,双手用力将他的嘴掰开,手指向里一探,有了。

  铜钱竟然真的在尸体的嘴里,赶紧捏住往外一扯。

  就在铜钱即将离开尸体口腔的一刹那,尸体大张的嘴猛然合拢,一下咬在了他的手指上!

  柳宁的脸色猛地变得惨绿,整个人就像被砍了尾巴的猴,蹦的比棺材坑还高。

  可惜手指被尸体咬住,人到半空又被拉了下来。

  他越是把手往外扯,尸体的嘴就咬得越紧。

  手指更是被扯的剧痛,仿佛下一刻就要被生生拉断。

  “完了,碰到粽子了,没想到刚熟悉了这个世界,又要穿越了。”

  僵持了一会,柳宁惊讶发现,尸体虽然紧紧咬住他的手指。

  却并没有直接咬断,或者坐起来掐住他的脖子。

  他大着胆子,借着夜空中金银两色月光,仔细的打量着这具尸体。

  这个世界的晚上,有一金一银两个月亮,所以哪怕没有点灯,也要比前世更亮一些。

  尸体不知被埋了多久,大半都已化为白骨,只能从衣服上看出是个男性。

  但柳宁左看右看,也不像传说中尸变得样子。

  突然脑中灵光一闪,他颤抖的伸出手,捏住他牙齿两侧的下颚骨,尸体的嘴竟缓缓张开了!

  柳宁飞快抽出手指,只觉得双腿一软,“扑通”一声,摔倒在地,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。

  虽然不明白尸体为什么会咬人,但他有一个好习惯,就是想不通的事情就不去纠结。

  又缓了半天,才将从尸口中夺来铜线放在掌心,心中念道:“执念,吸收。”

  下一刻一道只有柳宁才能看到的光屏,出现在眼前。执念点+3,总执念点102。

  “终于攒够100执念点,是龙是虫就在此一举啦。系统,召唤圣灵!”

  光屏中的瞬间消失了100点,系统冷漠的声音响起:“扣除100执念点,剩余执念点2,开始召唤圣灵。”

  光幕中现出一扇对开的黑门,随着黑门逐渐变大,竟从光幕中脱出,化成三丈高的黑色巨门。

  巨门通体黑色,左半扇门上雕着一个,头戴王冠身披金甲的天神。

  右半扇则是一座白骨组成的王座,上面端坐着一具白骨骷髅。

  随后天神与骷髅的双眼猛的亮起,爆射出璀璨的光芒。

  所不同的是,天神眼中的光芒是血红色的,骷髅眼中则是苍白色的。

  在红白两色光芒闪动间,黑色巨门轰然打开,门内则是犹如实质般的黑色雾气。

  “竟然什么都没有,难道这么高大上系统,还会轮空?”

  就在柳宁既忐忑又期待的时候,从实质般的黑雾中,缓缓走出一个面带笑容,其貌不扬的小老头来。

  老头笑呵呵的走到柳宁面前,有些好奇的上下打量着他。

  柳宁也看着老头,发现他并不高大,甚至比自己还要矮上半个头,身材干瘦,没有一点高手的样子。

  系统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恭喜宿主,召唤到中品圣灵石清风,可习得该圣灵的武学,以及10%的初始熟练度。”

  “宿主可以自行修炼增加熟练度,也可完成灵愿,增加熟练度。”

  听到灵愿,柳宁立刻就觉得这个系统是个大坑,还是坑死人不偿命的那种超级大坑。

  但他知道现在不是发问的时候,只能暂时压在心里。可眉头却皱的可以夹死一只蜗牛。

  “尽快开始传承吧。”柳宁学着系统淡淡的说道。

  那个其貌不扬的小老头,收起了笑容,面色肃然。

  朗声说道:“圣灵之王在上,今吾与尔,缔结圣契。承吾之力,完吾灵愿,尔可愿否!”

  柳宁听他说出这样老掉牙的誓言,顿感全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。

  心想就不能换成白话吗,设计这个誓言的人一定是个白痴。

  没办法,只能硬着头皮,用古语说道;“吾愿。”

  冷漠的系统声再次响起:“契约完成,传承开始。”随后光屏消失,干瘦老者化作一道黑气,消失在柳宁眉心。

  一股酥麻的感觉,自头瞬间席卷全身。

  脑中瞬间多出数套武功,一招一式都是熟练无比,仿若练习了几年一般。

  同时也明白了,这个叫石清风的老者本是化意门的高手。

  化意门是大顺帝国北方的一个拳法流派,流传很广。

  当然只限于大城市,像柳宁所在的小村子,也只是说过而已。

  眼中神光一闪而逝,柳宁身体微蹲,摆了一个五行桩的架势。

  五形桩功是化意门基础,无论拳术刀剑都离不开五行桩,可谓重中之重。

  五行者,在心化意门中,代表着五式拳法。

  即金属劈拳、水属钻拳、木属崩拳、火属炮拳、土属横拳。

  站了一会五行桩,柳宁又练起五行拳。

  起初拳式如斧,刚猛锋利。忽而由刚化柔,灵动刁钻。

  再如箭矢飞空,奇快无比。又似火炮轰击,炸碎一切。

  最后化为中正平和,万物从内而生。

  一套拳法打完,柳宁全身上下无不舒畅,连寒冷的冬夜都似温暖了许多。

  张口吐出一道白气。白气在空中并没有马上消散,而是直到三尺以外,才缓缓散去。

  柳宁再动,脚下只迈半步,却快如闪电,一拳向一颗枯木打去。

  正是石清风独创的绝招“半步崩”。

  轰的一声,碗口粗的枯木被柳宁一拳打断。

  “10%的熟练度就这么强,那这百分之百熟练度又有多强?真是期待啊。”

  柳宁不无憧憬的想到。又看了看自己的拳头,只是有些轻微的红肿。

  不仅道:“就算有人拿刀砍我,我一拳头下去,管叫他刀断人亡。”

  石清风看到柳宁志得意满的样子,打击道:“想打断刀剑,你还差得远哩。”

  “你怎么不说古话啦?”柳宁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老头子又不是古人,干嘛说那劳什子古话。圣灵契约我也只是照着念罢了。”

  “那你巅峰时期能打断刀剑吗?”柳宁似乎有化身问题宝宝的趋势。

  石清风嘿嘿一笑:“老头子有多大本事,你以后会慢慢知道的。”

  “现在你还要好好练功,等足够强了,才能完成我的灵愿。”

  柳宁道:“为什么不现在告诉我?”

  石清风笑道:“现在知道了会影响你练武的进度,等到你把全身劲力整合为一,再说吧。”

  “那怎样才能整合为一?”

  “往死里练就行了。”

  “呃……但在这之前,我还要做一件事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“报仇。”

  柳宁不知道的是,在万丈高空之上,一只虚幻的百丈巨目正看向他。

  在巨眼旁边,赫然是天神与骷髅并存的黑色巨门。

  一个高高在上的声音,从巨目中缓缓传出,

  “天命之路已经开启,希望这次不会再发生意外。”

  从黑色巨门中传出系统的声音,却不在冰冷,颇有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。

  “不会,这次吾做出了修改,晋升之路不但限制重重,且方向可控。”

  “异界之魂加上天命之躯,这次不会再有意外。”

  那高高在上的声音道:“吾消耗百分之一的本源之力,为汝洗练‘万圣灵门’。”

  “若这次依然失败,吾必将再换一个合作对象。”

  系统略带调侃道:“尊贵如阁下,还在乎区区百分之一本源之力?”

  突然万丈高空狂风呼啸,雷声滚滚,一朵血红色云团笼罩在黑色巨门上方。

  血云猛然向内旋转,中心的一点顷刻间从鲜红化作紫黑。

  从那一点中,猛的飞出九道紫黑雷霆,对着巨门轰然劈下。

  巨门似有些吃惊,通体苍白之光暴涨,蒸腾好似火焰般护住全身。

  在苍白光焰中还夹杂着几分血红之色。

  那九道紫黑雷霆劈在红白光焰上,光焰猛然内凹,荡起大片波纹,仿佛下一刻即将破碎。

  “莫生气,莫生气,吾这就去看着,保证不出意外。”

  随后黑色巨门化作一道流光,从紫黑雷霆中脱身而出,消失在了天际。

  巨目散去血云雷霆,身躯缓缓变得透明,最终消失不见。空中只留下淡淡声音。

  “上次真的只是意外吗?”

Next chapter